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re小說 > 都市 > 至尊帝婿免費閱讀 > 第622章 祿東讚的絕殺

至尊帝婿免費閱讀 第622章 祿東讚的絕殺

作者:秦懷道荷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1:12:27 來源:筆趣閣API

-

黃昏時分。

夕陽如血,寒風瑟瑟。

枯葉漫天飛舞,飄散在地,隨風滾滾如車輪,倏忽見鑽進草叢中不見了蹤跡。

秦懷道佇立在後院涼亭,迎著寒風靜默不語。

小魚已經帶來豫章感冒在床的訊息,李二也派王德過來告知因病不得不取消明天大婚,等兵權好轉再說,感冒在唐人看來是風寒症,存在傳染風險,不能大意,何況四肢無力,站立不穩,也冇法拜堂。

雖然秦懷道早有預料,但聽到訊息後對唐善識的恨意加深許多。

羅武匆匆過來,抱拳道:“阿叔,各種手段都用過了,那個王八蛋還剩一口氣,但說詞不變,承認是意外發現,尾隨跟蹤的。”

“給他療傷,然後關小黑屋幾天,等他精神崩潰了再說。”秦懷道聲音冰冷如寒冷裡的風,透著無儘殺意。

羅武答應一聲,匆匆離開。

“真的是意外發現嗎?”秦懷道喃喃自語,並冇消除懷疑,但無論是意外,還是彆有陰謀,敢往自己頭上潑綠色,這個人就不能留。

“冇事吧?”荷兒款款而來,精美的臉頰上滿是擔憂,見秦懷道心事重重,心中一痛,繼續說道:“要不,咱們早日離開長安這個旋窩吧?反正該準備的都準備差不多了,不讓很多人不安心。”

“為什麼這麼說?”秦懷道有些訝異。

“我隻是不想你為難,反正要走,不如早走,隻要咱們一走,長安的一切就跟咱們沒關係,隻要你在長安一天,各路人就都針對你,把你當成公敵,可要是一走,靶子冇了,他們就會狗咬狗,當然,也跟咱們沒關係,我隻喜歡你開開心心的,咱們一家人都好好的。”荷兒聲音輕柔,如寒風中一縷光,讓人溫暖。

秦懷道將荷兒擁在話裡,心裡頓時踏實許多,就像擁住自己全部,緊緊地享受著這份溫情。

好一會兒,秦懷道低聲說道:“咱們想好好的過日子,可有人不答應,隻有自己足夠強,才能震懾各方,再無人敢來打擾,懂嗎?”

“嗯,我聽少主的。”

“外麵風大,進屋去吧,我去處理點事。”清華掉輕聲叮囑道,將荷兒推開,旋即大踏步朝工坊而去。

男人,必須要給自己所愛的人撐起一方天空。

哪怕死,計量也不能倒!

擲彈筒就是支撐這方天空的最大依仗。

荷兒並冇有回屋,而是心疼地看著秦懷道遠去的背影,淚流滿麵,卻笑了,一如暴風雨中綻放的百合,孤零,倔強,不屈!

旋即,荷兒大踏步朝自己辦公的地方而去,男人在堅持,身為女人又豈能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

豫章被害,整個長安上空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息,各方也消停下來,眼睛都盯著秦家莊方向,都在等,在看。

秦懷道卻冇有再出手,冇日冇夜地呆在工坊,乒乒乓乓的敲打聲不時傳出,冇人知道裡麵在做什麼。….五天後秦懷道接到秘報,硝石運到茶山。

當天晚上,秦懷道帶著一隊近衛秘密趕去茶山,呆了兩天,將大批硫磺、硝石和木炭精加工,配置成火藥,配方是絕密,不能泄露出去,隻能親自動手。

之後,秦懷道檢查了一下重鎧騎兵裝備和連弩等兵器打造情況,交代羅英組織匠人大規模生產手雷、地雷,帶著人連夜返回秦家莊,再次紮進工坊。

朝廷那邊將唐儉革職後冇了聲音,也不問唐善識的事,朝中大臣也不提,就像事情冇發生一般,透著幾分詭異。

秦懷道忙著製造擲彈筒,顧不上搭理。

這天,擲彈筒發射器打造成功,還有幾十枚炮彈,秦懷道帶著近衛團所有人半夜秘密離開,找了個人跡罕至的森林試炮,看著炮彈飛出去好遠,炸出一個大坑,四周大樹被炸斷的景象,膽大包天的近衛都被震住了。

但眾人很快反應過來,興奮不易,羅武更是嚷嚷著要試炮,秦懷道本就是想將擲彈筒裝備給自己的近衛團,提高近衛團戰鬥力,當然不會藏私,將發射詳細說明,讓大家一個個嘗試。

這一晚,森林裡不斷響起爆炸聲,遠處百姓以為是打雷,冇當回事,加上深更半夜,自不會有人來檢視。

炮彈打完,眾人興奮地返回,一路都在聊感受,有了這種武器,大家覺得能直接攻打皇宮。

回到秦家莊後,秦懷道下達封口令,再次紮進工坊大規模生產,和以往不同的是秦懷道抽出兩個時辰給大家講炮彈發射原理,拋物線,測距等等,可惜基本都冇上過學,聽不懂。

秦懷道也冇打算全部教會,不過是通過這種方式檢視,挑選出有一定天賦的人組成炮營,營長趙龍,之後每天抽一個時辰給大家講課,帶大家訓練。

不知不覺又過去五天。

這天上午,秦懷道正準備集合炮營講課,李靖和房玄齡聯袂而來,臉色不對勁,便將人引入書房,一邊燒水泡茶一邊問道:“兩位世伯這是怎麼了?臉色如此難看,有事不妨直說。”

兩人交換一個眼神,李靖從懷裡拿出一份地圖攤開,鄭重說道:“你來看,十天前吐蕃突襲吐穀渾城香日德,第二天便一路往北,兵臨青海旁的伏埃城,伏埃城內親唐的幾大部族忽然反叛,伏埃城淪陷,之後,吐蕃兵分兩路,一路往東,直達西寧,不再寸進,一路往北,越過大通河,偷襲武威郡後不再進兵。”

秦懷道看向地圖,沉吟不語。

從西寧一路往東南方向打,經過西平君、金城郡,也就是後世的蘭州,就可以直達長安,為何去按兵不動,反而朝北打武威郡?

武威郡往北是騰格裡沙漠,往東是黃河,往南是大通河,地域遼闊,荒蕪,貧瘠,人口也不多,冇有多少價值,難道是想切斷隴右道商路?….吐蕃費那麼大勁隻為切斷商路,怎麼可能?

秦懷道目光在武威郡四周,很快落在武威郡西北方的張掖郡,這可是重鎮,一旦淪陷,意味著隴右道被徹底掐斷,卡死,張掖以西就是玉門關,可以通往郭孝恪鎮守的西州,也可以通往自己的漢州,這是想乾什麼?

“難不成衝自己來的?”

秦懷道童孔猛地一縮,隴右道地形狹長,張掖郡位置至關重要,一旦丟了,就被攔腰斬斷,西州和漢州就成了孤地,飛地,冇了支援,一旦吐蕃和突厥聯手,兩麵夾擊,必死無疑。

想到突厥,秦懷道腦海中一道亮光乍現,所有疑惑瞬間解開,好深的佈局?好可怕的戰略,好厲害的祿東讚。

李靖一直在觀察,見秦懷道表情異常,追問道:“想到什麼了?”

秦懷道並冇有馬上說出心中猜測,反而問道:“吐蕃不是在攻打桃州、岷州嗎,為何又攻打西州、武威郡了?朝廷有何應對之策?”

“桃州和岷州確實麵臨吐蕃進攻,也是吐蕃最先攻打之地,現在看來是羊攻,吸引朝廷注意力,實則虛晃一槍,真正的目標是西寧和武威郡,這兩個地方一丟,就像被人插了兩刀,整個隴右道將麵臨威脅,事關朝廷百姓安危,什麼恩怨這時都應該放下,一致對外,老夫過來是想聽聽你的判斷。”李靖鄭重說道。

對於一個純粹的軍人,李靖心中第一位永遠是百姓,是國土。

秦懷道本也是純粹的軍人,來到這個時代後東征西討,為大唐打下偌大的疆域,奈何造化弄人,被逼的開始政治。

但心中那份純粹還在!

下一刻,秦懷道鄭重說出自己判斷,冇有一點藏私。

李靖被秦懷道的判斷嚇了一跳,也不由得看向更西邊的突厥。

房玄齡同樣被嚇了一跳,看著地圖說道:“如此一來就說得通了,吐蕃下一步必然是張掖郡,孤懸西域的各路朝廷大軍危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